帖子 用户 招聘
  • 829阅读
  • 4回复
  • 【七月印象】《爱情回来过》——短篇小说 [复制链接]

    离线农资女

    — 本帖被 心珠漫漫 执行加亮操作(2019-07-25) —

    上部


        “你还没下班吗?……”
        “哦,还没有,稍等一下……”

        那边电话挂了,她洗漱完,晾好洗衣机里的衣服,看了一会儿团队管理的书,关上灯,睡了,夜里,她醒来看过一次手机,凌晨3点。

        他挂完电话,安排完厨房和大堂的同事需要处理的事,走在回住处的路上,他拿起手机,准备回拨她打过来的电话,刚按出去,他又立刻挂断了,把手机握在手里。
        夜晚的街头,车来车往。


        “周经理,外面有位客人找您。”
        “好的,让他稍等一下。”他接着忙手边的事,每天很多人找,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工作节奏和同事、客人的找。

        “周经理,那位女客人等了半个小时了,还没点餐,说是等您推荐。”
        女客人、女客人,就是女客人麻烦,他心里想。

        “她好像不是本地人,要不你还是过去看看吧!”

        他从经理室走出来,刚要跨进大厅,又退了回去。
        “就是那位客人找您,让您帮忙点餐。”服务员指着餐厅对面靠窗坐着,短发、穿着黑色坎肩连衣裙的女客人说。

        “哦,知道了,我这还有点事,一会儿过来,您跟她再上点饮料。”

        他回到办公室,心里上下忐忑,他闭着眼睛轻轻呼了一口气,示意自己冷静下来。
        她怎么会来这里,不过这种行事风格像她的,我行我素。

        他脱下工装,换上早上上班穿的衣服,在手机屏幕里审视了一下自己,走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“您好!有什么能帮上您的,想吃点什么?”他径直走到她对面坐下,一副专业接待客人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她把视线从玻璃窗外收回来,望向他。

        “有什么好吃的推荐?”

        他从她面前拿过点餐册,站起身,人和菜单稍向她倾斜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个、这个、这个、还有这个,都不错。”

        她点头。
       好,那就这些了。”

       小意,这位客人点的菜,让厨房安排一下。”

       他把菜单册放在桌旁,坐了下来。

      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?”

       “我随便逛逛,就到这里了。”

       哦,这么巧!”他打住了要说的话,换了一个话题。

       你回来看家人,还是出差来这边?”

       “我休息,随便走走。”

       点的汤上来了,他给她盛了一碗,她拿起勺子低头喝了起来。

       你们这里还不错,蛮多人。”她好像换了一个人,刚才的沉默寡言没有了,换了一种官方的评论语。

       还行。”他也地头喝自己碗里的汤。

       周经理,那边有客人找您。”

       “我过去一下。”他给她示意,起身去餐厅的另一个角落。

       嗯!”她接着喝自己的汤。

       他处理完这边客户的需求,没有直接去她桌前,而是回了自己的办公室,他吐了一口气,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两口温开水,他轻轻拉来帘子,透过帘子看着坐在玻璃窗前的她,她望着窗外,安静而孤独的样子,桌上菜上齐了,她没有吃。

       他又下意识整理了一下领子,走了出去。

       嗨,不是来吃饭吗?”
       她没说话。

       吃完饭,有什么计划,你晚上住哪里?”他话说完,好像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。
       没有计划。”
       你什么时候下班,可以得话,陪我逛逛附近的的公园。”她说了这个下午最长的一句话。
       我一般晚上十点下班。”
       “哦!”
       我看看今天能不能早一点。”
       “嗯!”

       “周经理,那边有客人找您。”
       我过去一下,你吃点东西。”


       “怎么,心情不好?”他们沿着公园小径默默地走了好长,他问她。
       “没有呀!”她手背在身后,耸了一下肩,接着又是沉默。

       他不太适应这样的气氛。
       我们得往回走了,现在快十点半了。”
       她转过身,往回走。

       迎面走来一对情侣,肆意占去了好宽的路,她朝他的方向靠近了一些,以让这对手牵着手的情侣通过。

       贵阳的夜晚挺好的。”她抬头看着天空。

       还不错。”他顺着她视线的地方看去。

       那颗星星很亮,是不是你小说里的那颗?”

       她停住了脚步,定睛看了看那颗星星,又转头看了看他。
       刚好他也看着她,和她嘴角带着酒窝微微的笑。

       你记得?”
       “记得!”

       他们接着往回走。
       突然她的手机响。
       她从裙袋里掏出手机,看着来电,接通了按钮。
       电话那边是稚嫩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哦!妹妹想妈妈了呀!哦!要讲故事吗?是卡门吗……”
       她的声音无比清脆而充满爱意,和这一下午、晚上的完全不一样。
       她接电话,他在旁边默默地走着。

       妹妹,妈妈现在在外面。晚一点给你打回来,好不好,妹妹是妈妈的乖宝宝!”
       电话那头传来“妈妈是妹妹的乖宝宝,我挂了哈,拜拜!”
       “拜拜,么!”
       么!”

       她接完电话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,看着远方。

       女儿?”
       嗯!最喜欢听我讲故事!”

       “你的声音好听!”

       她转头看他,脸上刚因接电话而有的幸福和微笑褪去了,她又低下头,两个人默默地接着向前走。

       快要到公园大门的时候,她说“我自己想过很多次独自见你的场景。”她像自言自语。
       和你想象的一样吗?”他问。
       她转头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

       我从来没有想象过见你的场景,因为我不善于想象。”

       我习惯想象。”

       嗨!出租车!”前面来了一辆空车,他在路边拦了下来。
       你去哪里?”他回头问她。

       她没有回答他,坐进车,向他招手。

       他看车远去,消失在这座城市里,这个城市又回到了今天下午她来之前的样子。他往回走,朝自己住的地方走去,街上,车来车往。

       师傅,到最近的酒店,谢谢!”
       她办理了入住,进了房间,躺在床上,窗外,车来车往。

       良久,她走下床,站在窗外,抬头看夜空,无数的繁星,南边和北边,有两颗异常的明亮,像极了六年前她小说里的星光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写于20180514
    下部
          

       “你在哪里,我去见你。”
       看着屏幕,他停了一下,把位置分享了过去。
       随后她把已购买票的信息发给了他,她问住宿要提前预订吗?他回,不用,他帮她定,回完他觉得自己好像又说错了什么。
       那一夜,他失眠了,她也失眠了。

       第二天,他上班,等下班,她坐高铁,一直到晚上九点,他问到了吗,她回快了。
       他在高铁站看着走出来的人群,他可能认不出她了,不知道她穿什么颜色的衣服,对,她肯定戴着眼镜,背着书包,她已经工作很多年,怎么还会背着书包,他这么想着,突然有信息响起。
       “我走出来了,没有看到人。”
       “你现在看到什么建筑物?”
       “一个向下的楼梯和广场,下雨了……”她没有用家乡话回复他,是普通话,完全没有了家乡口音。
       “你坐电梯下地下一楼。”
       “嗯!”
       “我下来了,往哪边走?”
       他心跳得有些厉害,他示意自己镇定下来。
       “出口,右转,我就在柱子那里。”
       她最没有方向感,电梯到一楼,她又走去出口处,假设自己刚出来,右转,还是没有看到人,她微信语音拨给他,“我右拐了,没有看到人。”话音刚落,她看到了他,便挂了电话。

       她朝他走去,金色行李箱,黑色羽绒服,背着黑色的书包,依旧短发,戴着眼镜,他站在原地看着她,等她走近,从她手里接过了行李箱。

       走出高铁站,天空飘着小雨,他拉着行李箱走在前面,她背包跟在后面,过马路的时候,他退后一步,挡在车驶来的这边。
       她说,“我来过这里。”
       “什么时候?”
       “高中的时候,学校组织的,很多年前了。”
       哦!”
       吃什么?”
       什么都行。”
       拉着行李,他们到了一条小吃街,他带着她去找吃的。
        “吃烤鱼,好不好?”
       “好!”她像个孩子一样回答
       他走进一家烤鱼店,老板带他们去看要哪条鱼,她上前去,伏在他侧身后,说鱼太大了,我们吃不完,是不是就浪费了。
       他说,那我们吃别的,他回头给店老板说,改天再来。她接在后面说,谢谢叔叔,我们改天再来。
       “吃火锅?”他问
       “嗯!”她点头,她在吃的事上,不纠结。
       他走进隔壁火锅店,点了一个两人的腊肉豆米火锅,他把行李箱放两个椅子中间,自己的包放椅子上,进去里面调辣椒水,她也放下包进去。
       他问,“我帮你调?”
       “我自己来,少点辣椒,随便调就好了。”说完她才意识到,应该请他调,大厨调的,肯定比她调的好吃。
       调完辣椒水,他拿着两杯茶出来,桌上她事先已经倒好了两杯,他们在火炉的两侧坐下。
       她像自言自语,“为什么小时候我们家没有吃过腊肉豆米火锅?”
       他笑,侧看着她,“我们家小时候就有腊肉豆米火锅。”
       “啊,这是为什么?”她好像在思考这个奇怪的问题,因为腊肉豆米火锅真的很好吃,为什么小时候家里没有做。

       吃了一会儿,她就放下了筷子。
       他问,“吃饱了?”
       “饱了。”
       “多吃一点。”
       “真的饱了,我高铁上吃了。”
       他往她辣椒碗里夹了一块腊肉,示意她再吃一点,他们聊着日常,聊着各自的工作,他边说边往她碗里夹菜,她就吃碗里他给的菜。
       “不要了、不要了,吃饱了!”
       “吃饱了哈!”
       他买完单,她回头对店里阿姨说,谢谢阿姨!

       从火锅店到酒店的途中,他们闲散地聊着,下电梯到酒店前台,他径直走过前台。
       她问,“我不用登记?”
       “我已经登记了。”
       “哦!”
       她跟在他后面。
       走到酒店一侧尽头的房间,他停了下来在包里找房卡,背包里很多近日餐厅装修的票据,好不容易找到房卡递给她,她接过房卡就去刷侧门的房间。
       “哎,是这间。”他侧身指他身后的房间,把背包拉链拉起来。
       “不能乱刷。”语气像是责备,目光里却没有丝毫责备。
       “哦!”她看着他笑,又把房卡递给他。

    未完待续
    1条评分农币+50
    农币 +50
    如果此时还有彼时的心境,就试着写完它。
    09-21
     
     
    分享到
    离线dos0001

    只看该作者 沙发  发表于: 07-09
    希望一直都在,不曾离开过
    离线土巴克1

    只看该作者 板凳  发表于: 07-09
    为什么这东西对人生这么重要。
    土巴克,只为健康土壤。
    专注土壤病害防控和土壤修复15年!
    http://www.shqjsw.com/
    微信:imtubake
    QQ:37169559

    只看该作者 地板  发表于: 09-16
    哈哈,看完了,不知道怎么来评论。很细腻
    离线信念

    只看该作者 4楼 发表于: 09-21
    如果此时还有彼时的心境,就试着写完它。
    快速回复
    限80 字节
    发帖请遵守“191农资人”电子公告服务规则:http://www.191.cn/read.php?tid=72784
     
    上一个 下一个